曹林:政协委员拒住豪华酒店顶多大压力

2019-11-10 08:17

日前,广州市政协委员高德良拒绝在广州政协三次会议期间入住五星酒店一事引起广泛讨论,有人批评是在炒作作秀,然而透视事件背后,这个决定需要承受的压力也让我们心生敬佩。

2月22日,十一届广州市政协三次会议开幕,会议安排委员在白云国际会议中心酒店食宿。就此“优待”,广州市政协委员高德良却不领情,他表示:“我拒绝领房卡,也不会在这里住,在金融危机背景下如此安排,我认为是极大的浪费!”

这自然成了舆论热议的焦点,有人讽其作秀,有人批其小题大做。当然,多数人力挺高委员“拒领房卡”之举,盛赞其对纳税人的负责,认为“拒领房卡”就是一份优秀的提案。诚如网友所言,这确实是一份非常优秀的提案。不过,我更关心他做出这个决定时面临的种种有形和无形的压力,这种顶住各种压力、敢于向自身利益开刀的勇气更难能可贵。

以“拒领房卡”表达对会议铺张浪费的反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批评,而是一个可能得罪领导、得罪同事、招来舆论争议的行为。

首先可能引来同行的不快,从而受到孤立和排斥。广州有那么多政协委员,大家都毫无异议地接受了主办者的安排,就你高德良一个人拒领房卡,是不是你想以此来显示你比其他委员更高尚,比其他委员更珍惜纳税人的钱财?为什么不顾及其他政协委员的感受呢?这么做可能将其他人置于“不道德”的境地。

然后可能引来领导的不满,让领导感觉很难堪很没有面子。让政协委员住五星级酒店,这肯定是有关方面领导决定和安排的,是为委员们能住得更舒服、享受到更好的服务。没想到你高德良不仅不领情,反而公开拒领房卡,将“会议消费”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公众面前。显然,高德良的行为将有关领导置于了相当难堪的境地。为什么不考虑一下领导的感受呢?

最后还可能有舆论的不屑。不就是开个会住个酒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高调拒领房卡,很可能是要吸引眼球、炒作自己、带着表演成分的行为。

我想,作为一个理性的人,高德良委员在做出拒领房卡的选择之前一定考虑过这些问题。无论是同行不快,领导不满,抑或是舆论不屑,这些压力都不算小,都足够有理由让我们心存忌惮,疑惑重重,让我们在最后一刻选择放弃,选择向同事、领导和舆论屈服。而且能轻易为自己的放弃找到理由:不就是开会时住几天五星级酒店嘛,有什么不可以的。

首先,政协委员没有报酬,辛苦参政议政一年住个酒店不为过;其次,住酒店便于讨论和休息好,可以更有效率地参政议政;再者,这种消费还可以拉动消费,为刺激经济作贡献。从报道中可以看到,许多委员正是这样为自己辩护的。

不过我们看到,高德良委员最终顶住了压力,做出了拒领房卡的“出位”选择。也许在他看来,无论是同事不快、领导不满、舆论不屑的压力,都比不上他身上的这些压力:良心的压力——经济如此困难,政府号召社会各方共度时艰,政协委员却住着五星级酒店——他良心上过不去;政协委员的责任压力——担负参政议政的重任,却花着纳税人大笔的钱住豪华酒店——这种责任压力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两种压力的决斗下,高德良最终还是选择了遵守自己的良心,信守自己的责任感和独立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2009年最新广交会酒店预订动态报道(2009 下一篇:2009亚洲酒店论坛暨第四届中国酒店星光奖颁奖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