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简介

2019-11-04 05:44
  《中庸》是儒家思孟学派论修养境界的一部伦理学(或称道德哲学)专著。此书在汉代时,被收入《礼记》一书,作为其中一篇。到宋代,朱熹又从《礼记》书 中抽出,并对其进行整理和注解,与《论语》、《孟子》、《大学》并列,合称《四书》,成为宋代以后封建正统教育的基本教科书。

  关于 《中庸》的作者,历来说法不一,大致上有这样几种看法:司马迁认为,子思“困于宋,作《中庸》。”《经典释文》《礼记·中庸》释文引郑玄语“孔子之孙,子 思作之。”这是汉儒一致的看法。至宋代欧阳修、王柏、陈善等人怀疑《中庸》“非子思之言,乃汉儒杂记”。但是如果仔细考论这些怀疑者的论据,则使人感觉到 站不住脚。

  其一,如袁枚说:“《论》、《孟》言山皆举泰山,以其在邹鲁也。《中庸》独曰:‘载华岳而不重。’子思足未尝入秦,疑此是 西京人语。”郭沫若对此有这样的解释:“请看与子思约略同时代而稍后的宋金开,便‘作为华山之冠以自表’,足见东方之人正因未见华山而生景慕。忽近而求 远,乃人之常(情),鲁人而言华岳,亦犹秦人而言东海而已。”我以为这种解释比较合理。

  其二,《中庸》说:“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 行同伦。”许多研究者据此认为,这是始皇帝统一中国之后的情况,因此,《中庸》一书应是秦汉时期的著作。”实际上,如果我们认真披阅史籍,就会从史书中找 到另外的资料,例如《管子·君臣上》说:“衡石一称,斗斛一量,丈尺一制,戈兵一度,书同文,车同轨,此至正也。”可见“书同文,车同轨”,并不是秦汉以 后才有的,那么,也就无法证明《中庸》一书是秦汉以后成书的。

  征引《中庸》最早的是公孙弘。《史记·平津侯传》载公孙弘上书曰:“臣 闻天下之通道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君臣、父子、兄弟、夫妇、长幼之序,此五者天下之通道也。”《索隐》云:“此语出《子思子》。”《说苑·建本篇》亦引 《中庸》“如问近乎智”三句。后汉朱穆作《崇厚论》云:“率性而行谓之道,得其天性谓之德。”李贤注说:“子思曰:天命之谓性,主性之谓道,修道之谓 教。”其实,汉唐时代的人们大都以为《中庸》系子思所作。例如,欧阳修等人认为此书并非汉儒之作。

  我想,若将《孟子》、《中庸》二书 的风格和中心思想相比较,尤其是《中庸》的第一、七、八三节,与《孟子》书中的某些章节,在内容上的相近之处,是显而易见的。而《中庸》书的第七节中一部 分的文字则在《孟子》一书中,竟完全相同。子思作为孟子的老师,对孟子的影响是很大的。由此可想而知,《中庸》一书对《孟子》的较大影响就是自然的了。所 以,我以为《中庸》一书系子思之作。

  子思(公元前483年-前402年),姓孔,名汲,字子思,孔子之孙,相传是曾子的弟子。他把儒家的伦理观念“诚”说成是世界的本原,以“中庸”为其学说的核心。孟子曾受业于子思的门人,将其学说加以发挥,形成了思孟学派,后被封建统治者尊为“亚圣”。

   《中庸》全书仅有数千言,言简意赅。朱熹在整理此书时,将它分为三十三章。清代学者张岱又将每章的前几个字用作章名。全书文章短小精悍,文笔凝练、犀 利,结构严谨。文章的内容可分为两大部分。其一,孔子对中庸的阐释及达到中庸的途径。其二,子思对孔子中庸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其最重要的内容是“诚”的哲 学。

  《中庸》一书对于孔子的中庸思想有着重大发展。子思把孔子的“中庸”言论辑录在一起,并加以阐发,使中庸不仅作为道德规范,而且 成为观察世界、处理问题的思想方法,甚至成为人们的世界观。他说:“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这样中 庸就成为宇宙的根本法则,把它提到世界观的高度。

  子思对“中庸”的含义做了新的解释。他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 谓之和。”所以,郑玄注《中庸》说:“记中和之为用。”此处“中”指的是喜怒哀乐未发时的内在潜伏状态,喜怒哀乐尚未发之时,自然不会出现有所偏倚的情 形,也就无所谓过与不及,故称“中”。“和”就是“发而中节”,适合一定的度。“和”是指两种或多种不同事物的统一。《中庸》把这种“度”称为“节”。中 节也就是标准的意思。

  子思对“中庸”提出“时中”的思想。他说:“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朱熹认为“时中”是《中庸》的“大 旨”。他说:“《中庸》一书,本只是说随时之中。”所以“时中”是《中庸》要旨,也是子思对“中庸”思想的一个重大发展。按照孔子的思想,“中庸”应该 “度于礼”,但是以何时之礼为度则不清楚,子思的“时中”作为补充说明,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既然是“时中”,当然就不是复古。所以,《中庸》说:“愚而 好自用,贱而好自专,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灾及自身者也”。他直斥复古为愚贱,并且断然地说,这样下去会“灾及自身”。《中庸》的“时中”概念, 正是对孔子中庸思想的更加明确的表述和发展。

  此外,子思还提出了一个与性、道相联系的“诚”。这涉及到我国封建教育的内容与形式。 “诚”为何物呢?《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朱熹注 释:“诚者,真实而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郑玄注释:“诚者,天性也。诚之者,学而诚之者也。”我以为郑玄的注释接近原意。《中庸》所说“诚”就是 “天道”。这种“天道”对圣人来说乃是“生知”,得之于天性,即所谓“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也就是“自诚明”;对一般人来说,则是“学知”,得之于教 育,即“自明诚”。由此看来,“诚”就是天赋人性的充分发挥。

  《中庸》又说:“诚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诚者,物之经始,不诚无物。”这两句话,后一句是关键,其本意是“中道”应贯彻于事物之中,不符合中道,则事物就不存在了。

   子思“中和”概念的提出,使“中”字概括了儒家道德的两种含义:一是作为个人的某种主观状态,也即含而未发的内在情感要求;二是作为现实中的社会关系, 即表现于外部行为的“中节”。二者是统一的:内心之“中”正是行为“中节”的前提,而行为的中于节,则是内心之“中”的外化和对象。

   《中庸》一书的重要内容,正是在这样一种内与外的关系上,反复阐明儒家的中庸之道的。子思认为道德修养首先要从人所不见的“慎独”工夫做起,“内省不疚, 无恶于志”,达到内心的“诚”。由此出发,就能“微之显”,“暗然而日章”,渐渐外化为行动中的“时中”、“中节”。《中庸》又提出要以“三达德”行“五 达德”。“三达德”即“智、仁、勇”三个最基本的道德行为。“五达德”是指五种封建社会的伦理关系,即礼的内容。以“三达德”行“五达德”,同样也是说内 心道德修养与外部行为中于礼的关系。内心之“中”与外部行“中节”两者的圆满统一,《中庸》称之为“合内外之道”,“致中和”,认为这样一来,就可以使天 地万物各得其所,君臣父子各得其所。于是便“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总之,《中庸》一书从这几个方面极大地发展了孔子的“中庸”思 想。第一,率性之谓道。《中庸》开头三句话:“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对儒家提出的性、道、教作了解说。第二,君子诚之为贵。诚是指真心 实意地履行道德的信念。《中庸》讲诚,把诚看成是道德行为的根本,认为性、道、教三者依靠诚的信念才能发扬光大。所以,《中庸》把“诚”视为最高的道德境 界和道德实践的动力。诚所以为贵,主要有五条:诚能尽性;诚则能化;诚可以前知;诚已成物;至诚无息。《中庸》把诚推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强调道德行为的 自觉性。第三,君子慎其独。这是说在别人看不见、听不到的时候,在闲居独处的情况下,使自己的行为符合于道。第四,尊德性道问学。这也是讲修养方法问题, 从天性至诚到明白了解是基于人的本性,从明白了解到达诚的境界,谓之为后天的教化。第五,极高明而道中庸。以中庸为道德行为的最高准则。
上一篇:儒家精神与亚洲经济腾飞 下一篇:人格修养的起点:立志与守志